失格

我早就坏了
从我十一岁那年没有收到霍格瓦茨的录取通知书开始

写手三十题【1】

我跌入了湖中。

湖水温柔而缠绵地上涌,轻柔地将我揽入怀中,掩住口鼻。

我听到水流经鼻腔气管涌向胸腔的嗡鸣,像潮汐浪打,与心脏跃动的声音相映,自成天地。仿佛我体内又是一片幽深的湖,一篇寂静的林,静谧安详中掩藏生机。

我看到清澈的水覆过我的眼球,水面粼粼的光斑反映上天空,附在我眼睛上的水膜愈加厚重,光斑渐渐模糊。我有点累了,我想。
水流抚上眼皮,透过眼睫的罅隙,我又看到了湖上光影,一池碎金中有树木绰绰的影子在摇曳,我合上了眼。

我困了,在湖水绵柔的包裹中,我困了。

睡着的前一刻,我恍惚想起,
仅是看了你一眼,我就溺于湖泊。

我想过未来——在清晨阳光跃过纱帘的第一刻醒来。看你睫毛晕上浅金,听你和缓的呼吸,感受你的体温——在我怀中——那么温暖。
我会静静地望着你,到你睁开迷朦的眼,对你说一声早安。
我会在假期陪你赖床,也会记得你的重要行程催你赶紧起来。
看你拖拖拉拉地起床,陪你挑选今天的衣服,帮你系好腰上的蝴蝶结。
我会比你早一些出门,买好早餐,在家门口等你。
我们会牵着手出门,去不同的地方,做不同的事,遇见不同的人,但我们最终会回家。
我们会牵手,拥抱,亲吻,会结婚,也许荷尔蒙和多巴胺褪去,我们会争吵,会倦乏,但我依然会记得每年为你挑选最艳丽的玫瑰,直到垂垂老矣。
我所想,都是你,只有你。



有真意,去粉饰,少做作,勿买弄

我不想承担伤口以外的后果
于是我选了最薄的刃浸在酒精里消毒

码着

旭:

齐子眷.:

有人来写吗!!!


可以转载!侵删致歉。

【曦瑶】也无风雨③ 【完】


  蓝曦臣只觉心口苦涩难言,醒来时天蒙蒙亮。

眼眶有些酸胀。

再难入眠,想着昨晚的梦,直直坐到了天亮。

卯时一到,便急急起身要找魏婴。

奈何人作息时间也规律的很。生生比蓝家晚一个时辰,硬是逼得蓝曦臣与蓝忘机喝了一个时辰的闲茶。

  等魏大爷伸着懒腰出来时,就看见蓝家双璧相对无言默默相望照镜子似的。乐了“泽芜君这么早?”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蓝曦臣见他来了,便将这两日所梦简言带过。

“嗬,这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魏无羡翘着腿边往嘴里塞着小食边打趣道。

“若是梦也太过真实,若是回忆,可这并不是我的记忆”

魏无羡拍了拍手,正色道“听起来像共情,可又不是,蓝家也不是什么魂怪可以进来乱跑的,那便只剩一个可能。”

“民间不常有亲人死后回魂托梦之说么?我们都知道,还魂是不可能的,只是人生前的一道执念或是存在后留下的印记。”

蓝曦臣愣了,半晌后回过神向魏无羡道谢,离去。

————————————————————


蓝曦臣几乎是急躁地入梦,这次与前两次不同,他可以清晰地感到自己的存在。

梦境中是绽园书房,金光瑶带着乌纱帽,一身进行雪浪袍负手而立,望着周围四景图。

蓝曦臣进门,他若有所察回头,眉眼弯弯“呀,二哥来了。”如以往每次会面一般。

蓝曦臣看着他一时觉得有千言万语却艰涩难言“你....”

金光瑶走上前来笑盈盈道“二哥,这些日子不见.....”

话未说完,见他化为当年初遇时的少年模样,声音清朗带着未变声的软糯“二哥,你想我了吗,阿瑶很想你。”

说着伸手要抱,蓝曦臣将其揽进怀中。

孟瑶本就瘦弱,蓝曦臣竟觉怀中的人比看着还要纤细几分,一手抚了抚他的发,却意外地碰到了那顶纱帽,背心一凉。

眼前金光瑶笑得越发灿烂了凑到他耳边柔道“曦臣哥,我还你的。”

蓝曦臣眼前渐渐发黑,用力收紧了怀抱,唇瓣蹭过他脸侧的发“阿瑶。”

————————————————————

那日,蓝曦臣急急走后,蓝忘机看着魏无羡轻声发问“真的?”

魏无羡伸了个懒腰趴在桌上“这种东西,当信则信,谁知道呢。”

蓝忘机嗯了一声。

他曾在藏书阁里翻到过一本讲凡世的书,有提到过这所谓的还魂托梦,评语不过也是四个字,当信则信。

那日后蓝曦臣便回归正途当着他尽职尽责的家主。

蓝启仁有了心头安慰后愈发地看魏婴不顺眼。

没来得及冲人发几通火,魏无羡就又扯着蓝忘机游山玩水去了。

蓝家小辈依旧整日跟凶尸鬼混,怎么罚也不长记性。

可蓝家藏书阁就那么一个,蓝忘机看过的书,没道理蓝曦臣不知道。

—————————————————————
社会你瑶哥,人狠话不多,说捅就捅

不知道我有没有达成答应基友的,刀里有糖糖里有玻璃渣的要求_(:з」∠)_

关于标题啊,因为是希望不会离原著大设定太远而且就是要给人一种现世安稳的错觉,然后想起一整句也无风雨也无晴(情)啊。可能全文我最喜欢题目……

嗷,希望我还会肝文,以后能拉高曦瑶的含糖量。

【曦瑶】也无风雨②

次日睁眼,一阵沉沉的钟声传来。

饶是累了几天,蓝曦臣却还是凭着蓝家人变态的自律习惯醒来。

但醒了和睡够了是两码事,太阳穴一跳一跳地发着涨,脑袋昏沉。

蓝曦臣扶着额角回想起昨晚的梦——是带着家藏典籍出逃时的事了。

当时在拐角处遇见,自己竟就这么跟着他走了,往后相处的几日里,二人相谈甚欢。

孟瑶不时会翻看他娘给他的书籍剑谱。
见蓝曦臣整天只能躲在屋子里,还给他找来笔墨供他消遣,自见他作画后惊为天人。

蓝曦臣见他喜欢开口要教他,他却笑着连连摆手推脱,最后还是忍不住去碰了那画笔。  
    
那时他还是孟瑶,十几岁的少年,成日被人欺负,学会忍气吞声笑脸迎人但还是少年心性。

带着被生活强行剜去下的锐气,像把蚀了刀口的剑。

后来他是金光瑶,是敛芳尊,依旧是那张笑脸,却更为内敛。

所有心思都藏下,圆滑地无懈可击。

他知道他吃了很多苦。在金光瑶那里避的几日里不是没有见过旁人对他的为难。

他也窥见过他躲在角落里,双拳紧握,却一声不吭,察觉蓝曦臣来了,回头换上笑颜喊一声“曦臣哥”仍是眉眼弯弯。

踏入修真界,在极重门第出身的仙门里摸爬滚打,所受委屈不会比在凡世少。

想来仅仅因为自己对他不计身份地位,和颜以待而换来的他的几分亲近,真是占了年少的几分便宜。

蓝曦臣苦笑着摇头。

晚间便是家宴,闭关了几日的蓝家家主只得快速打点完行装起身安排。

蓝启仁对此很是欣慰。

但这种欣慰很快结束在看到魏婴和蓝曦臣心不在焉的夜猎安排上。

一场家宴,为了提醒这两个不省心的,恨不得一口血咳出来。

家宴结束后还严厉地叫走了蓝曦臣和蓝忘机。

一天的忙碌后,蓝曦臣半喜半愁辗转入眠。


————————我是你蓝哥哥的梦————

孟瑶不知道这种情绪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像蔓延的春草,在不经意间丝丝缕缕缠绕,愈缚愈紧。

第一眼见面时,分明还是打着算计的心思和些许的意气报复。

在凡世二人相处的几日,他趁蓝曦臣不注意时偷偷打开过那他护的极好的包裹。

不过是一些书。

他不懂当一个人落难成那样,还有什么是不可以扔。
那堆沉甸甸毫无用处的东西,有什么比不上自己一条命。

心下对蓝曦臣生出几分不屑。

但后愈发走近,蓝曦臣对他的温和关切,读书作画的落拓姿态和和煦温雅的模样都叫人挪不开眼。
引得人不顾一切地想靠近。

尽管孟瑶打心眼里清楚,他们是不同的人。

那些沉甸甸的书让孟瑶知道蓝曦臣出身仙门。
仙门,这两个字娘亲不知提起过多少次。

他那未曾见过面的父亲,弃他们母子于不顾的父亲。也出自仙门。

为了进这所谓的仙门,娘亲从手头所剩不多的钱中,拿出大把大把的供他习书画,礼仪,剑谱....

他曾忍无可忍地冲母亲发火叫骂,想扔那些无用的东西。

也哭着跪下求娘亲,别再等了。

却被向来温婉疼爱他的母亲扇了一耳刮子,脸上火辣辣的疼。

娘亲泪如雨下哭着向他道歉,求他等等再等等........

蓝曦臣的出现让他对仙门有了更深的景仰。

那年从金麟台上被一脚踢下,他不是不难过。

只是他理解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于是他选择接受它。

他拼了命地往上爬,在层层逆境与他人的白眼中淡然处之,哪怕一步错,步步错。

可种种自我催眠的借口最后在真相的面前脆弱地不堪一击

     “麻烦!”

这两个字击碎他所有的坚持。

最后他杀了金光善。

让那匹到处发情不负责任的老种马死在了女人身上。

金光善死的那天,他坐在屏风后。

为母亲不值,为自己不值。

不,或许是值得。他笑得眉眼弯弯,好歹也是爬上了这个位置。

可原本是为了距蓝曦臣更近。

如今,却更远了。

他在湍流中步步深陷,回不去了。

明知不是一路人。

蓝曦臣依旧对他温言以待和煦有加,他也控制不住地向他靠近。

他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情把蓝曦臣也算计进去的。

就像一个乞丐得到崭新的衣袍后那样无措,费尽心思想让他沾上污垢以显示占有。

蓝曦臣指点他的琴乐时展臂将他环在怀中。

孟瑶感到自己血液凝滞心如擂鼓,金光瑶仍是不动声色言笑晏晏。

一个谎言需要另一个谎言缝补,这张网织开,祭上越来越多人的鲜血。

蓝曦臣还是那个蓝曦臣,清尘出世。

后来,一次次的清谈会,一回回的秉烛夜谈,一声声的阿瑶,把他越拉越深,直到观音庙的一剑穿心。

蓝曦臣,他恶狠狠地喊着他的名字,把这名字在心中咂摸出味,百般滋味涌上。

金光瑶,这辈子不肯吃亏的人,还是栽了跟头。


————————————————————
下章结束,今晚肝完吧,耶

【曦瑶】也无风雨①


“嘿,那日封棺大典,蓝家家主的脸色可不大好看啊。”

“可不是么,两个义兄都在棺材里,家里小辈还一天到晚跟着凶尸到处鬼混,任谁脸色好看的起来?”

“真是山水轮流转啊,任你怎么风光一时不都还是地下一埋?”

  蓝家近日不大太平。

听蓝家小辈说,自观音庙一夜后,泽芜君就把自己关在卧房里没再出来,对外称闭关。蓝启仁听到这消息气地半口气差点没提上来,起身想去寒室提人,半途却长叹一声“罢了。”折了回来。

  魏无羡看了看蓝湛“你不去看看你哥哥?”

   蓝忘机垂眼“要去。”

“那你赶紧去吧去吧”

蓝忘机看了看他,似要说话。

魏无羡立刻道“好啦,我知道了,不可疾行,不可喧哗,不可啥啥啥,是不是?放心,我这次一定小心小心再小心,你赶紧去吧去吧。”

蓝忘机微微颔首,转身步向寒室。

魏无羡回头瞥了一眼看那人缓步而行美滋滋地往静室走:蓝湛真好看啊,走个路都是仪态万方,不愧是我的含光君,雅正啊雅正。      

行至寒室,蓝忘机在门前轻声唤道“兄长。”

不得门内回应,蓝忘机也伫立不语。

半晌传来一声叹息,嗓音依旧轻柔温润“忘机。进来吧。”

蓝忘机推门而入,见自家兄长在琴案前看着他,笑意清浅,却透着说不出的疲惫,正欲起身,却被蓝忘机快步上前按下。

蓝曦臣微怔,蓝忘机看着他眼下淡淡的青痕“兄长,未休息。”

蓝曦臣又笑了,一手抚上眉心,垂下眼眸“这几日我总在想,是否是我错了,倘若我能将事情弄得更清楚......倘若我能更早地知道......想来,我才是一问三不知......”

蓝忘机站在一旁闷声道“不是兄长的错。”

蓝曦臣嘴角的笑意愈深“再细想这又能算是谁错谁对?我许是悔吧,他那样重仪态的人却被逼到.....”
合上眸眼前是金光瑶死前怒极反笑的模样。
那人眉间朱砂鲜红,昳丽的容貌映地愈发妖冶,眼角眉梢上挑笑意嫣然,目中尽是怒火,像极了怒放的金星雪浪,一言一字掷地有声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坏事我什么没做过!”
他吸进一口气,眸中中火尽息,晦暗不明,像用尽了所有力气,哑声道:
“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见他神色恍惚,蓝忘机并未出言打断。

待他回过神来,开口道“兄长,休息吧。”

蓝曦臣再撑不出一丝笑意“是了,该休息。”

说罢起身往内走,蓝忘机跟上坐在琴案前。

蓝曦臣回头“劳烦忘机了。”

蓝忘机抬手抚上琴弦“无妨”琴声委婉连绵,如淙淙流水淌,正是一曲《洗华》。

——————可爱的分割线——————

孟瑶小心翼翼地将门拉开一条缝,向外窥视,见外无人,正要出去。

不远处一个市井混混看见,与同伴推推搡搡嬉皮笑脸走上前来,孟瑶一见赶忙将门合上,那混混上前踹了门两脚,哼哼道“小龟奴,这么怕见着你哥哥?今个算你好运,哥哥我今个有活干,放你一马,过几日哥哥再来找你。”说着不解气似的又添了几脚,晃悠悠走了。 
 
  见人走远,孟瑶长吁一口,闪身出门。

这帮人平日就是游手好闲在街上混枪打砸,手上有几个钱便来勾栏里晃荡。
看孟瑶生地秀美便作小倌调笑,一来趁机占些便宜二来也引得身旁姑娘一笑,好不得意。

手上没钱了,进不得勾栏,便不时来找孟瑶麻烦,极其难缠。
本以为今日出来又是一番纠缠,竟意外地容易。想着摸了摸怀中的钱袋,向书铺走去。

  半路又看见那群人迎面走来,孟瑶忙转入一旁小巷绕道而行。
人声近了,其中一个道“怎么说是要找一个面皮子好看白白净净的小子。 ”说着吹了声口哨。
另一个接过话茬“我倒想看看,那小子长个什么样,跟那窑子里姓孟的小子比如何,上次我摸着他那脸,哎哟那个嫩地,小娘们儿都比不过他!”话毕一阵哄笑。

孟瑶躲在巷子里,脸色难看,一口牙紧咬,嫌恶地在脸上擦了几把,往巷子深处走,没走多久撞见一名少年躲在拐角处。

那少年容貌俊美却形容狼狈,一身白衣上沾了不少泥,随身护着一个大包裹。

  孟瑶看着他心想:难不成找的就是他,看着身衣着倒也是富贵人家打扮,倒落地这个样子。

正欲走,想着平日里那帮人的所作所为,如今偏要让你们无功而返!

且看他生得这副模样,落到那群人手中不晓得要如何折辱,倒不如结交一番。

心念一转,便笑盈盈迎上前“公子,你是在躲外面那群人么?”

  蓝曦臣本是被人赶地狼狈倚在拐角求避,见有人来受了惊吓。
来人还如此打量自己,有些尴尬。
惊疑不定时又听对方开口“公子若是不嫌弃,我带你去我那一避”
语罢又恨恨接道“那群人平时尽管干些龌龊勾当。”
 
蓝曦臣本就累极,见他对那些混子言语不满想着他必是平时被人欺侮,如今才打抱不平。
见这少年面善,便应声“有劳了。”
 
蓝曦臣跟着他左弯右绕到了那花楼后门。
有些迟疑“这.....”

孟瑶浅笑道“不瞒公子,我是这楼里的小厮,若是公子介怀....”

蓝曦臣摇了摇头“无妨。”

孟瑶唇角勾起一丝笑。

将人带到自己的住处。

说是住处,不过在柴房角落搭了一张木床堪堪置着一方薄被。

孟瑶忽地觉得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我这里简陋了些,公子将就着歇下吧,莫要介怀。”

到了安全的地方,蓝曦臣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下来,放下行囊,拱手做了个礼“无事,曦臣还得多谢公子的帮助。”

说着扯出一抹苦笑“承蒙不弃救助,如今曦臣身陷囹圄无以为报,实在惭愧。”

孟瑶见这人谈吐不凡和煦温雅,想必出自大家,但又不见丝毫骄矜,待人谦和。

心中更是欢喜,生出几分亲近之意,摆摆手“公子无需如此,举手之劳而已,我不过是个小厮而已,我名孟瑶,公子不嫌弃唤我阿瑶吧。”

跟前少年眉眼带笑模样伶俐乖巧,眼珠黑白分明甚是可爱,蓝曦臣笑意更浓“在下蓝曦臣,阿瑶唤我曦臣即可。”

孟瑶心里愈发觉得这人可亲,心中生出几分明珠蒙尘的可惜来。

这时,听到门外老鸨扯着嗓子喊人,一阵慌乱连忙应声向外跑“来了!”又回头向蓝曦臣道“曦臣哥,你先休息吧,门外可以打水洗漱,我先去干活了”

蓝曦臣被那声曦臣哥喊地一怔。

看着少年慌张离去的身影不由勾起唇角,想起自家那个一板一眼唤着自己兄长的弟弟,无奈摇了摇头。

想来不知家中是否安好,有些烦躁,一身污垢更是惹人恼火,顺势理了理衣袍,走出柴房去寻水井。
  孟瑶回来的时候蓝曦臣正坐在床畔就着烛光看书。
见孟瑶回来,蓝曦臣礼貌地冲他笑了笑 “阿瑶回来了?”
他一身中衣雪白如玉铸,谪仙一般的身影被灯火染上暖意带着莹莹的光晕。

孟瑶不禁看晃了神。

蓝曦臣见他看着自己以为身上有何不妥忙道“我此次出的匆忙,在外衣服沾了不少泥,
便……”
孟瑶被叫醒,忙别过脸去,脸上有些发烫。
匆忙打断蓝曦臣的话“没事没事,曦臣哥,你看书吧。”
语毕快步出了门 ,心道:
这人真是……倒也没结交错……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孟瑶望着井,负气地踢开脚边的石头。

“阿瑶,这是怎么了?”

孟瑶讶然回头,没想蓝曦臣竟跟了出来,忙绽开笑颜“没,就是好玩儿,曦臣哥你怎么出来了,夜里凉,生病了可不好。”

蓝曦臣道“刚才见你久不回来,想来一定很忙,就先打好了水,本想跟你说,刚才我话未说完你就冲了出来。”

孟瑶心下越发尴尬,面上却不显,只是语速更快“那我们快进去吧,走吧走吧。”说着拉着蓝曦臣进屋。

   月色清浅,夜凉如水。

   ——————————————————
哦,夜凉如水 ,搞gay取暖啊!
其实我想写,瑶妹心道:啊啊啊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这么温柔!!!
哦,不能ooc
为什么双璧存在感这么强!
搞事情啊!!